胡適紀念館Logo
近代史研究所 中央研究院 連結資源 網站地圖 English 外部連結
胡適字圖 全文檢索
全文檢索按鈕
標題左邊空白圖 首頁 本館消息 關於本館 參觀與服務 認識胡適 檔案選粹 虛擬展場 資料庫入口 研究資源 主選單右邊框圖
胡適與馮友蘭
 

胡適與馮友蘭

  略過巡覽連結。
左邊次選單背景圖
左邊次選單背景圖
 

胡適與馮友蘭

翟志成 
  一九一九年二月,胡適在「全盤性反傳統」思潮的高峰期出版了他的《中國哲學史大綱》,該書雖是胡適藉以批判和清算中國傳統學術思想的利器,但在「大破」之餘還有「大立」。該書所提供的一整套治學的信仰、價值、方法和技術,為中國整個人文學科研究的現代化,起著一種「典範」兼「示範」的重要作用。正因如此,我們可以斷言:無論是從思想到方法,無論是從內容到形式,中國之有現代學術,實由胡適的《中國哲學史大綱》開始。胡適纔是中國現代學術的真正奠基人。
  馮友蘭是胡適的老學生。當胡適甫由哥大學成歸國並第一次在北大開講「中國哲學史」之時,馮友蘭剛好在北大中國哲學門攻讀。正是胡適在方法學上的啟蒙,把他從「毫無邊際的經典注疏的大海中」拉拔了出來,使他整個學術生命忽然開了竅,從而跳脫出傳統學術的羈拘,窺見了現代學術的新天地。但過了十多年之後,馮友蘭出版了他的《中國哲學史》。該書以「會通古今」和「融匯中西」的精神,取代了胡書「全盤性反傳統」的精神,並以「釋古」的典範取代了胡書的「疑古」典範。馮書是在繼承胡書的基礎上,深刻地批判了了胡書,並全面地超越了胡書。職是之故,馮書甫一出版,便使得胡書過時並從此走入了歷史。在西方學界,學生在學問上質疑、挑戰、甚至推翻自己老師的學說,本是理所當然。馮友蘭對自己的「後來居上」也心安理得,沒有一絲一毫的愧疚之情。但一心響往「全盤西化」的胡適,說到底還是一個中國人。被推翻被超越之後挑激起來的痛楚失落懊惱和妒忌,在胡適心中鬱結成了一團終生難解的憤憤不平之氣。日後胡適祇要逮到機會,總不忘記對馮友蘭的《中國哲學史》及馮友蘭本人進行抹煞或打壓。胡適對馮友蘭的「另眼相看」,又和他一貫溫良恭儉讓的西方紳士形象,構成了如許巨大的反差。這不僅使研究胡適的專家學者咸感困惑,恐怕就連胡適自己也難以說清楚講明白。

 

胡適紀念館連絡方式
胡適紀念館連絡Email:hushih@gate.sinica.edu.tw
瀏覽人次 252944